• <del id="qyns1"></del>
      1.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種子鐘揚》

        發布時間:2019-01-04??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種子鐘揚》:讀懂“種子”的力量

         

        鐘揚是誰?

        他是科學家,是人民教師,是“時代楷模”,是“全國優秀共產黨員”;他援藏16年,行走藏地50萬公里,采集上千種植物的4000萬顆種子,為人類儲存下綿延后世的“基因”寶藏。如果不是53歲時意外去世,這位“高原之子”今天可能仍會在青藏高原的崎嶇山路上跋涉。新華社記者陳芳、陳聰撰寫的報告文學《種子鐘揚》,展現了“種子的力量”,講述了新時代黨員干部的奮斗人生,還原了一位植物學家與他所熟知熱愛的植物世界之間一段平凡而偉大的故事。

        追夢的人

        “一種基因可以改變一個國家的命運,一顆種子可以改變一個民族的未來。”

        書中提到,在鐘揚生前同事、復旦大學副校長金力眼中,“鐘揚就是一個一生追夢的人”,他的夢想和國家的需要緊緊結合在一起。

        ——鐘揚的教師夢。如果追根溯源的話,這與他幼時的家教和嚴謹的家風不無關系。1964年5月2日鐘揚出生在湖北省黃岡黃州鎮,母親河長江繞黃岡而過,取名鐘揚,意在時時提醒他要愛國……鐘揚出生前,父母離開家鄉湖南,到湖北黃岡中學教書。“父母是最好的老師!”鐘揚曾在給父母的信中這樣寫道。在耳濡目染下,鐘揚與教師結下不解之緣。“我在媽媽肚子里時,就注定要成為老師了。”原來他呱呱墜地前1小時,母親還在堅持工作。

        ——鐘揚的種子夢。2001年8月,他第一次到西藏,就被深深吸引:那里有6000多種植物資源、1000多種特有植物,卻沒有人徹底盤點過這座我國最大的生物“基因庫”。他的背包中裝著筆記本電腦、大摞的資料、翻譯稿、學生的論文和一袋又一袋種子,以及“死面餅子”——這種不好消化的干餅是他口中的“野外佳肴”。從那之后的16年里,鐘揚和腳下這座自然資源的寶庫產生了千絲萬縷的關聯,也讓他默默承受了無數傷痛與艱辛。

        ——鐘揚的報國夢。“美國吧,你可以這樣想象,可能是你的一個比較有錢的親戚,或者一個朋友。我們過去學一點東西、串一串門、做一做客都可以,但是我們的工作、我們的熱情、我們的整個事業還是在中國的。”鐘揚曾兩度出國進修、做訪問學者。出國前,鐘揚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寫在入黨志愿書上的話,字字鏗鏘。“我愿為黨的革命事業奮斗終身,愿接受黨的一切考驗。”回國時,鐘揚把勤工儉學省下來的生活費都買了復印機和計算機。海關工作人員看到后,怎么都不相信,“個人回國都帶彩電冰箱,哪有人買這種‘大件’捐給公家?”他的父母回憶:“鐘揚曾談到,這看起來是上世紀70年代科學家干的笨活,實際上已迫在眉睫。隨著人類活動頻繁,過度開發自然,物種正在逐漸消失,許多我們熟視無睹的東西,幾十幾百年后也許不存在了。鐘揚搞這些基礎性研究,圖的是給人類未來送點禮物,買點保險,關乎國家戰略啊!”

        鐘揚不凡的追夢過程,以及對科研事業的執著,流露出對人類命運、生命價值的深刻思考。在家人看來,他的人生屬于科學、屬于國家、屬于人類,卻唯獨不屬于他自己。“不是杰出者才做夢,而是善夢者才杰出”,鐘揚的夢想就像開放在生命禁區里的格?;?,花開無聲卻頑強綻放。

        黨員本色

        “只要國家需要、人類需要,再艱苦的科研也要做!別人不愿去,我們必須去!”

        書中提到,為了“拯救”已經瀕臨解散的復旦大學生態學科,當復旦大學向鐘揚發出邀請時,這位時年33歲的武漢植物研究所副所長,毫不猶豫辭官從教。“鐘揚一生所眷戀的就是做一名普通教師,潛心學術,教書育人,他的眼里根本沒有名利的位置。”這是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黨委書記陳浩明眼中的鐘揚。

        2015年,常年每天只睡3小時的鐘揚突發腦溢血,經過搶救才脫離危險。他在病床上仍對自己的事業念念不忘:“西藏是我國重要的國家安全和生態安全屏障,怎樣才能建立一個長效機制來筑建屏障?關鍵還是要靠隊伍。為此,我建議開展‘天路計劃’,讓更多有才華、有志向的科學工作者,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西藏而奮斗……就我個人而言,我將矢志不渝地把余生獻給西藏建設事業。”此時,人們才發現,鐘揚手機凌晨3點的鬧鐘,不是為了叫他起床,而是為了提醒他睡覺。

        鐘揚曾說:“高原反應的危害要5到10年后才顯現,我有一種緊迫感,希望老天再給我10年時間,讓我把高原種子和西藏的工作繼續做下去。”他既承擔著國家863項目、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教學任務,又要指導修改學生的論文,還要無數次在半夜往返于上海和拉薩之間——兩地海拔相差4000米,他在缺氧與醉氧間不停切換。他走路一瘸一拐,那是因為患有痛風。即便如此,他仍拄著樹枝帶團隊上山,每次都要走在隊伍最前面。“我最清楚植物的情況,我不去的話,你們更難找。你們能爬,我也能爬”。

        在同事眼中,鐘揚常年穿著一條花29元錢從拉薩地攤買來的牛仔褲,臀部破了兩個巴掌大的洞,他補了又補,不舍得扔;他辦公室的座椅扶手磨禿了皮,紙張邊角空白剪下來當記事貼,桌子一角堆著收集來的一次性牙刷,水面高低不齊的礦泉水……但當他聽說同事為了工作,需要購置越野車時,他自掏腰包8萬元支持;有學生家中遭遇地震,他捐出1萬元,更曾個人出資先后組織80多名西藏大學學生到上海學習……有人粗略計算,十多年來,鐘揚給西藏大學師生的扶持,加起來至少有幾十萬元。

        “有困難找鐘老師!”鐘揚參與寫作的上海自然博物館數百個圖文展板,在旁人看來是個“燙手山芋”——要求高、回報少、時間緊、周期長。這些在鐘揚看來,一概“沒問題”。大到歷史演進的概述,小到一字一詞標點符號。他的學生至今保存著他的草稿,工整的字跡是他在辦公室仔細修改的,凌亂的字跡是在飛機和行車途中的批注。雖不求回報,但他認真對待、一絲不茍。

        鐘揚的身上集合了多重身份,但無論何時何地,他的第一身份始終是——黨員鐘揚。他義務做科普講座,為國家培養人才,不是為了功;他沒當選過院士,從不宣揚得過的獎,不是為了名;他不要求職務待遇,將發現的科研成果無償提供給科研機構,也不是為了利。

        人們常說,在青藏高原,氧氣比什么都稀缺,因而做事情慢。鐘揚用心攀登學術高峰,用愛培育科研人才,扎根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他無數次彎下腰,在人類盲區里尋找著生物進化的軌跡。對他來說,慢才是快。面對病痛折磨、跋山涉水和孤獨寂寞,鐘揚始終保持著對科研事業的熱愛以及“忠誠、干凈、擔當”的黨員本色。這就是鐘揚,這個作為共產黨員的鐘揚。

        精神永生

        “100年后我肯定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但我的學生們在,他們早晚有一天會發現那顆改變我們國家命運的種子。”

        索朗頓珠,是鐘揚的藏族名字,意為“有福德、事業有成”。他曾說:“我戒得了酒,戒不了去西藏。我不去心里就癢癢,覺得好像做什么事都不提氣。”

        鐘揚為何長期鐘情于采集種子?

        因為他在不斷深入的科學研究中,愈發明白自己肩負的使命——為祖國盤點青藏高原的植物“家底”。種子何其平凡,卻擁有改變世界的大能量:上世紀初西方“植物獵人”帶走我國宜昌、武漢的20多棵獼猴桃枝條,撐起了新西蘭的農業產業;英國皇家植物園邱園,收集有全世界最多的豆科植物種子,一旦全球變暖,英國將占據糧食作物的基因優勢。

        “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催^《種子鐘揚》才會了解,植物學家的野外采集過程,異常繁瑣復雜:為了規避種子遺傳之間的雜交問題,每走50公里,才能采一個樣;一個地方的兩棵取樣植物,至少相隔20米;一個物種,需要5000顆優質的種子。為了尋找高山雪蓮、高原香柏、擬南芥和鼠曲雪兔子,無論是在雅魯藏布江陡峭的懸崖邊、萬里羌塘的無人區,還是阿里地區的凍土層,都留下了鐘揚和學生們的腳步……一年至少行走3萬公里,鐘揚為國家換來了4000萬顆種子。這些種子將會在百年之后,為未來的人們發揮力量??嘀凶鳂?,鐘揚發自肺腑感到開心!

        2017年9月25日清晨,鐘揚在赴內蒙古授課途中遭遇車禍,不幸逝世。當他被抬上救護車時,一張染紅的紙從衣兜里掉出:國慶節去北京,找孫燕榮,做講座;高階論文寫作班開班;26日下午,研究生院黨課,黃大年;黃梵,CA3936,9月29日17:05,貢嘎機場。鐘揚曾在日記中寫道:“生命這么長,要把最寶貴的時光獻給祖國最需要的地方。”這一次,鐘揚為他終身所愛的事業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鐘揚生前曾感嘆黃大年為了祖國的事業連命都不要,正是為國效力的年紀,真是可嘆、可敬、可惜!殊不知,一語成讖。鐘揚與黃大年為了夢想鞠躬盡瘁,為了使命夙興夜寐,都在身體發出預警時,仍在爭分奪秒……

        生命的高度絕不只是一種形式。當一個物種要拓展其疆域而必須迎接惡劣環境挑戰的時候,總是需要一些先鋒者犧牲個體的優勢,以換取整個群體乃至物種新的生存空間和發展機遇。當鐘揚的故事漸漸傳開,無數的人們才認識了他。“抱歉,以這樣的方式認識您!”抱歉,以這種方式,我們認識了黃大年、李保國、南仁東、王繼才……他們的名字很多人都沒聽過,但卻在浮躁喧囂的當今社會,以自己的奉獻和堅守告訴我們,什么才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精神“流量”和責任擔當。鐘揚說:“人生沒有絕對,不必等到臨終才來回首自己的人生,只要把每個年齡段該干的事都干了,就能不負人生。”這些杰出人物的感人事跡,詮釋了新時代黨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生動內涵。

        有人說,人的一生會經歷三次死亡。第一次是軀體死亡;第二次是舉行葬禮;第三次是最后一個記得你的人死去……鐘揚生前曾說:“任何生命都有其結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懼,因為我的學生會將科學探索之路延續,而我們采集的種子,也許會在幾百年后的某一天生根發芽,到那時,不知會完成多少人的夢想。”閃耀在鐘揚身上的,是甘于奉獻的“種子精神”,是“功成不必在我”的自我追求與價值堅守,更是用人生所有來報答對祖國的熱愛。我們跟隨《種子鐘揚》追尋他的足跡,回味他的奮斗人生,敬畏他幾十年如一日的默默奉獻,敬畏他對植物學的熱愛與責任,敬畏他在平淡中鑄就的偉大。他的“種子精神”值得我們永遠傳承!

        “什么是天堂?有希望的地方。什么才能帶來希望?種子,哪怕只有一顆。”( 中國紀檢監察報   張思思 )

        建議采用IE6.0以上版本,在分辨率1024×768下訪問,本站資料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和建立映像
        版權所有:中共太原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太原市監察委員會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ICP備案號:晉ICP備12009087號-3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