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qyns1"></del>
      1.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清慎干練的彭端淑

        發布時間:2019-01-30??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為學》的作者是清代四川丹棱人彭端淑,他不僅是一位文學家、教育家,名列“清代四川三大才子”,還是一位清慎干練的官員。

        彭端淑(約1699年—約1779年)從雍正十一年(1733年)中進士任吏部主事,至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辭官回鄉,由正七品官到正四品官,前后為官近三十年,仕途可稱平穩,其關鍵正在他為官清慎、為政干練,這在他的經歷尤其是詩作中都表現得很明顯。

        忠愛在先

        彭端淑幼年在紫云寺讀書時,看到自己的堂兄彭端節中武舉,授寧夏固原州提督,大受鼓舞,從此立志進取,以入仕匡扶天下為己任。

        彭端淑的祖父彭萬昆是一個“慷慨有大志,常以濟困扶危為己任”的人,對子孫管教甚嚴,臨終時嘗訓示子孫:“惟忠惟孝,克勤克儉,無蓄舊怨而侮鰥寡,各守厥訓,以啟后人。”彭端淑從雍正十一年中進士授吏部主事起,在入仕期間寫了七十余首表達忠愛之情的詩歌。他認為杜甫是忠愛的典范,彭端淑的《過草堂吊杜工部》說:“平生忠愛意,涕泣滿篇章。”他還認為《離騷》是屈原忠愛所激而成:“《離騷》者,千古詞人極則,而忠愛之所激而成也……所謂‘不有屈原,豈見《離騷》’是已。若乃精白之志,幽憤之忱,期致君于前圣,悲社稷之巔隕……推此志也,雖與日月爭光是已。”

        彭端淑忠愛之情的表現首先是忠君愛國,始終以國家大事為重。他曾感嘆,自己半生努力不夠,有愧國家的培養任用,只要自己能為國家出力,再辛苦也愿意,“敢辭行邁靡,深愧答休明”。乾隆時期,清政府用了近三十年的精力平定大小金川,維護了國家的安定統一。彭端淑對此熱烈擁護,還寫詩贊頌人民生活因之得到了改善:“往者邊未寧,田蕪少種粟。堂堂傅相公,談笑靖巴蜀。南人不復反,峨眉仰高躅。即今師已還,部伍一何肅。豈惟解羈愁,應慶蒼生福。從此靖烽煙,四野安樵牧。”

        彭端淑的忠愛之情還表現在對百姓疾苦的關心上。彭端淑從小受到良好家教的影響,十分關心百姓疾苦,尤其是在他入仕以后,一心想要為民謀利,寫下“老人無別思,日夕望年豐”的詩句,將百姓豐收安居作為自己的愿望。

        乾隆十九年(1754年)四月,彭端淑接旨離京,乘舟由運河南下,赴任廣東。舟過蘇北,他把自己所見的情景寫入詩中,真實反映了運河兩岸人民的貧苦,并分析了造成百姓困難的原因:比如盜賊,“側聞盜寇多,此鄉實貧窶”;比如水旱蟲蝗之災,“陰陽一錯亂,寒暄失其序。今秋月既望,炎蒸復如許。憂旱幾經旬,農夫心獨苦”。同時,彭端淑也清楚知道,給人民造成苦難的原因,還有官吏和地主的壓迫,于是借懷古詩來表達自己心中的憤怒。

        彭端淑此去廣東,任肇羅道員。他在《陽江舟中》一詩中寫道,“決獄無大小,得情方始休。明以播諸吏,毋貽父母羞”,立志成為一名為百姓謀福利的地方官,故常常以百姓之憂為己憂,以百姓之樂為己樂。他在《苦雨》詩中憂嘆淫雨連綿影響百姓收成,而在《喜雨》詩中又贊嘆久旱之后降落的甘霖。

        辭官歸隱家鄉掌教錦江書院時,彭端淑仍然關心民生,所謂民生首先便在于溫飽,這在彭端淑以下兩首詩中表現得非常鮮明。在《元日喜雪》一詩中,他感嘆全國大旱,以致糧價猛漲,百姓生活困苦,幸而降下瑞雪,緩解了旱情,謂“三川無儲畜,矧當大旱余。東北猶薄歉,粟米貴于珠。上天敷雪澤,青青雉麥疏”。在《錦城有感》一詩中憂慮連續的戰事導致物價上漲,謂“薪桂米珠緣底事,不堪戎馬日星稠”。

        勤修厥職

        彭端淑青年時侍奉祖父,經常受其教誨:“汝祖豪杰士……汝輩當體先志,崇實黜浮,又宜力學,勿自棄。”彭端淑謹記祖父的教誨,為官不僅清廉,且務實有為。在任吏部主事期間,彭端淑即受到倚重,辦理了許多棘手的工作。在順天鄉試任同考官時,同事們都很認可他的水平,對他的推薦很信服。在廣東清理積案時,總督楊應琚更是對他的才能贊賞有加。

        彭端淑在長詩《寄仲尹》中說,治理地方首要安定民生、為民造福,而安民的關鍵則在“察吏”,即要監督好大大小小的吏員,杜絕其徇私舞弊,貪污受賄。他們直接與老百姓打交道,官員一任不過幾年,但是吏員也許在衙門里會待上十多年,他們最了解地方情況,也最容易鉆空子,侵害百姓利益。彭端淑并認為官員本身既要勤奮,也要謹慎,所謂“勤勤修厥職,夙夜凜冰淵”。

        彭端淑的勤政干練,《錦里新編》中載有事例。一是解決民眾的不便,百姓有難事,他都為其處置。二是公正迅速地審清積案,在道員任上,他看見因為官員互相推諉,以致積案甚多,百姓有冤難伸,他決心不辭辛勞,一一據情審理判定,對上千件積案,他迅速調閱各州縣案卷,會同幕僚開誠布公審理明斷,一個月內全部結案,同僚和老百姓都十分佩服,稱他為“神明”。三是成功運發救災糧。廣東向廣西發糧向來困難重重,船東、船夫及押運的吏役各自作弊或串通舞弊,以致運送途中糧食多被貪盜。當時廣西正好受災,桂南之蒼梧到興業一帶受旱澇災害,桂北之賀州到興安一帶遭受瘟疫,災民急需糧食救助,因彭端淑正直不阿的聲名在外,于是他被兩廣總督委以重任,負責押運發放救災糧食。彭端淑制定周密可行的計劃,公布嚴明的懲罰條令,并選派廉潔干練的吏員協助自己,自己既抓大事要害,又不辭辛苦地日夜巡查監督,至交卸時災糧了無損失,災民幸而得活。

        謀國有方

        彭端淑既關注百姓生活上的困苦,也重視良好民風的養成,常為此深謀遠慮。彭端淑在赴廣東任上曾作詩《夏鎮》,提出夏鎮水災頻發,乃至“粟米貴如珠”,百姓也十分貧困,但此地地理位置優越,完全可以通過發展運輸業與商業來謀生,戰勝天災,搞活經濟,但夏鎮人卻“坐守甘懸磬”,不重勤儉而懶惰奢侈成性。這說明彭端淑認識到物流與商業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強調了戒懶侈而行勤儉是發展生產、維持生計的根本。

        彭端淑注意到,乾隆中期四川的人地矛盾已經較為明顯,“當年荊棘縱橫布,此日豆粱高下屯。耕人云際盤千仞,茅屋星分各一村。蜀地無遺利已盡,須知來者不勝繁”,因為人口太多而田地開墾利用殆盡,因而繼續改善民生很困難,而且未來人口還將進一步增長,有必要對家庭生育進行引導。

        彭端淑關注百姓的生計,也關注國家財經大事,其論文《耗羨私議》論定耗羨(此處羨耗即火耗銀,當時官府征收錢糧時,因為在運輸等環節中可能產生損耗,于是征收耗羨銀來彌補損耗,零碎銀子用火熔鑄成元寶時,也會產生損耗,為此征收火耗銀)歸民而民不富,歸官而官愈貪,歸公則國用足,因此便只能歸公。他進而提出解決朝廷財用不足的一些方針:如澄清吏治;如致富安民當與勸農節用并行;如發展工業與商業,各業并行;如獎勤罰懶,厲行節儉。此文別具卓識,被魏源選入《皇朝經世文編》。彭端淑還重視禮法的養成與實施,其《禮以養人為本論》一反前代禮以規范人之說,而認為禮當以養人為本,體現了詩人仁德為本的為政理念。

        冰操自矢

        彭端淑在其三十年的從政生涯中,“以清慎自矢”,不僅自己清廉為官,而且盡力防止下屬作弊貪腐,與彭端淑同時代的四川人張邦伸說:“公以冰操自矢,敬慎無私”。

        彭端淑出行輕車簡從,出任肇羅道員期間,他常到州縣視察工作,只帶隨從一二人,不接受州縣的迎送饋贈,辦完事即歸,不游玩逗留,更不收受禮品錢財,即“事竣即歸,不受府州縣絲毫饋送”,得到吏民稱頌。彭端淑只在公堂上議事辦公,且不讓僚屬胥吏私自行動而索賄擾民,“有事親諸公堂,胥吏不離左右,妨弊甚嚴”。

        彭端淑辭官回川,任錦江書院院長,卻少吃肉食,且以自種的蔬菜佐稀飯,生活極其簡樸?!斗N蔬》一詩描寫了他勤勞簡樸的生活作風:“老去復何為,無營亦無欲。淡泊性所甘,食不假粱肉。宅外有閑園,土沃方種蔬……家居瑣務煩,勤動在手足。”

        與當時的官場中人相對照,彭端淑“善氣迎人,絕無官狀。遇鄉老高年,必盤旋敘舊,即接后進,亦平易如常。故知與不知,咸稱盛德。”當時的東閣大學士兼戶部尚書梁國治稱譽彭端淑“德器從容,涵養純粹。”

        彭端淑不論是為官還是辭官回鄉投身教育,其心系國家和百姓始終未變,直至其臨終前仍作詩關心百姓的生產與生活。兩百多年來,彭端淑雖以《為學》聞名,但在其《為學》之外,我們看到一個更豐富更可敬的彭端淑,他是苦心勸學的學者,也是一位深謀遠慮、勤政愛民、清正廉潔的官員。(鄒材清)

        建議采用IE6.0以上版本,在分辨率1024×768下訪問,本站資料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和建立映像
        版權所有:中共太原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太原市監察委員會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ICP備案號:晉ICP備12009087號-3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