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qyns1"></del>
      1.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傅山恩師的三晉留詩

        發布時間:2018-12-19??來源:太原日報 ?

        明代官員、明末殉國義士袁繼咸(1593—1646),江西宜春人。明熹宗天啟五年(1625)進士,明思宗崇禎七年(1634)擢任山西提學僉事管理教育。行前,聞知權勢宦官張彝憲“有朝覲官赍冊之奏”,就是官員拜見皇上先要注冊請內宮審批,繼咸隨即奏本,稱若“此令行”則官員乃至藩王為求通過,必“次第參謁,屏息低眉”,不斷“跪拜”主事太監,致成“天下為無恥事”,所以“大不便”。張彝憲頗為惱火,立即上奏與繼咸“互訐”,崇禎帝卻支持宦官,繼咸怏怏不樂,只好“孑身赴任”山西。大約到任不久,繼咸赴祁縣考察,留下了這首《題祁邑察院壁》的詩作,后被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的《祁縣志》收入而得以幸存至今。此詩用略帶調侃的語氣描述了仿佛夢一般的升官,表達了對于先哲的仰慕以及奉皇命奔忙的身不由己,也抒發了期望承前啟后作出事業表率的志士襟懷。詩如下:

        一官蕉夢笑三刀,萬里孤征舊葛袍。序接新秋晴暑烈,天鄰絕邑暮風高。云瞻遠樹人懷狄,檄捧長驅事愧毛。老去衣冠看骨立,蒼生誰起為心勞?詩中,“蕉夢”即蕉鹿夢,比喻人生之似夢似真,變幻迷離;據戰國時人列御寇所著《列子》載,鄭國有“薪者”即樵夫,遇一驚駭的鹿乃“斃之”,藏起來并覆以蕉葉,稍頃忘記“所藏之處”,以為是做了個夢就一路嘮叨;旁邊有人聽到,就循“其言”而得鹿,歸來告訴妻子;妻子卻說,哪有什么“薪者”?是你夢見“薪者之得鹿”了吧?孰料那個“薪者”夜里又夢到藏鹿之處與“得主”,次日就找上門索討,兩人爭之不息,就訟于刑官,刑官稱雙方都有夢都有真,誰也辨不清哪些是夢哪些是真,故裁定雙方“二分之”,就這樣糊里糊涂結了案。“三刀”指官員的升遷,據載西晉王濬夜夢“懸三刀于臥屋梁上,須臾又益一刀”,頓時“驚覺”非??謶?,但其“主簿”即秘書李毅卻“拜賀”,并稱“三刀為州字”,“又益一者”為益州,不僅非禍且是執掌益州的好兆頭,不久果然官拜益州刺史。“狄”即狄仁杰,唐代名臣,太原人,則天武后大周時期曾兩度拜相,以賢能著稱。“毛”即毛遂,此處有愧無毛遂自薦而是被迫奔忙之意;毛遂為戰國時期趙國平原君趙勝的門客,長平之戰趙國慘敗后,趙勝奉命出使楚國爭取“合縱”抗秦,遴選隨從門客19人,尚少一人,毛遂自薦前往,因其三年未被“稱誦”,趙勝不許,毛遂以未有“脫穎而出”的機遇對之,乃成行,而在彼此談判最艱難之際,恰恰是毛遂“按劍而前”,侃侃痛陳利害,才促使楚國歃血定盟,故歸來后趙勝慨然贊曰,“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強于百萬之師”。有鑒于此,詩可譯讀如下:

        宛若睡夢中的恍惚真好笑官已升超,孤身萬里上任還穿著粗葛的舊袍。歲月迫近了新秋晴日里依然酷烈如夏,長天緊貼著高城晚風卻在更高處呼嘯。瞻望云端的遠樹懷想狄公仁杰,捧著官書頻頻奔走仍愧無毛遂的情操。到老時只剩下衣冠一襲瘦骨一握,問眾生能有誰繼往開來為民辛勞?

        繼咸在山西任職時,秉持“立法嚴而用意寬”的宗旨,大力整頓省學三立書院,擴充生員,資助寒素,深獲士林好評,巡撫吳甡也以“廉能”舉薦,卻因請托“不應”得罪了巡按御史張孫振,被誣告“臟私”,于崇禎九年(1636)逮京下獄。三立書院百余弟子情緒激烈,在傅山等人帶動下一路追隨至京“上書”陳情,卻三次“不得達”,于是廣發“揭貼”大散傳單,又聚集皇宮前“伏闕訴冤”,一時都門轟動,引來上千人士聯名支持。繼咸也將孫振的請托文字與“贓賄數事”供出,終于獲得昭雪,調任湖廣參議也即行政主官布政使的助手,“分守武昌”重鎮。傅山則“以此名聞天下”,后繼咸曾致函傅山邀其赴武昌“同游黃鶴之勝”,因社會混亂未能如愿。

        崇禎十五年(1642),繼咸受命以兵部侍郎駐節江西九江,總督江西、湖廣、應天、安慶軍務。滿清入占北京后,明宗室福王朱由崧稱帝南京,建立南明政權,繼咸應召“入朝”,勸福王“以恩澤收人心”,“以紀綱肅眾志”。但南明弘光元年(1645)即爆發內斗,擁軍自重的將領左良玉起兵武昌,進犯南京。過九江時繼咸竭力勸止,良玉略有悔意,不料突然病亡,其子左夢庚秘不發喪,依舊率軍東下。在雙方對峙之際,南京已被清兵乘機攻破,福王被俘。夢庚卻轉而降清,并獻出繼咸邀功。繼咸被解往北京途中,作詩“衰年哀二老,一死酬至尊;從容文山節,誰招燕市魂”,已抱定效法文天祥成仁取義的殉國決心。所以,抵北京后雖深受“禮遇”,甚至給予宮廷“內院”居住,仍斷然拒絕易服剃發,朝拜清君,且步文天祥《正氣歌》作《正性吟》明志,某些已變節弟子繞膝而跪,痛哭勸降恩師,繼咸一概不理,誓言“大官好做,大節難移”,慷慨就義。

        繼咸在山西,還留有一首《詠署中白牡丹》的詩作:

        誰向風塵淡世情,孤標肯與斗輕盈?翠妝不入姚家夢,玉板知非楊氏名。風雨無聲憐素質,乾坤有意老幽盟。倚欄莫謂花迎笑,皓月寒潭共此清。這首詩與前首《題祁邑察院壁》的主旨,可謂珠聯璧合,一脈相承,充分表達了繼咸高尚的人格與超塵拔俗的道德追求,也成為其最終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最真切的內心表白。詩可以譯讀如下:

        誰能在風塵世界看淡世情,孤高飄舉敢與凡俗一較輕盈?妝飾嬌美卻不屑側身群芳的夢園,玉板輕琢并非為浮艷的虛名。風雨停頓了聲響似在憐惜你的素雅,天地也愿與你結成圣潔的長盟。憑欄處莫驚奇花兒正向我微笑,恰如同皓月面對著寒潭共享清純。繼咸別號袁山,南宋末年的抗元志士文天祥又號文山,與文天祥同時的還有一位寧死不屈的志士謝枋得號疊山,三位均系江西人,又均犧牲于北京,江西古代也稱江右,故被后人尊為“江右三山”,寫下了民族英雄幾近相同的三曲壯烈的史詩。

        張恒

        建議采用IE6.0以上版本,在分辨率1024×768下訪問,本站資料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和建立映像
        版權所有:中共太原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太原市監察委員會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ICP備案號:晉ICP備12009087號-3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